今日湖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图片内容页

文章详情

中国工程院院士、西藏大学教授尼玛扎西(下):用潜心耕耘书写赤子初心

2024-07-10 纪委 18
中国工程院院士、西藏大学教授尼玛扎西(下):用潜心耕耘书写赤子初心 2023年12月8日,2023年当选院士学习教育暨颁证仪式在中国工程院举行。尼玛扎西与其他73位院士一起,接过院士证书。尼玛扎西作为...

中国工程院院士西藏大学教授尼玛扎西(下):用潜心耕耘书写赤子初心 

2023年12月8日,2023年当选院士学习教育暨颁证仪式在中国工程院举行。尼玛扎西与其他73位院士一起,接过院士证书。

尼玛扎西作为新当选院士代表在颁证仪式上发言时说:“伴随着西藏在祖国大家庭中的繁荣发展,我也有幸接受了从幼儿园到博士的现代教育。正因为如此,我怀揣报效国家的情怀和建设家乡的使命,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后走过了35年的教学科研之路。”

35年,只是时间长河中的沧海一粟,却是尼玛扎西坚守初心、严谨治学最好的证明。

让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信息化带来的便捷生活,这是尼玛扎西的一个朴素的愿望。他希望所研发的产品可以像阳光一样为更多的人带来温暖服务。所以,从第一套系统问世至今,尼玛扎西团队开发的所有藏文信息化软件都取名为“阳光”。

申请回到教学岗位,“教学和科研一样重要

不论何种荣誉加身、多少身份赋己,尼玛扎西始终记得自己是一名大学教师,这是他科研的基点。

当选院士后,尼玛扎西的工作更多了,任务也更重了,但他始终不愿牺牲一线教学的时间,仍然坚持在本科生教学岗位上。

“要想让我国在藏文信息技术领域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就需要大量的人才储备。”尼玛扎西深知,攀登科学的高峰,靠一个人不行,得有一群人,本科教学是打基础的,基础牢了,攀登的路才会稳。

计算机专业对于办学73年的西藏大学来说,是个“年轻”的专业。1988年,尼玛扎西加入西藏大学时,计算机教研室隶属于数理系,也仅为数学系、物理系学生开设计算机课程。1994年,西藏大学开始招收首届计算机专业高职大专班。

在没有任何办学经验、师资极端匮乏的情况下,尼玛扎西和同事们调研和借鉴区外高校计算机专业办学经验,结合自身特点,编写了一整套符合西藏实际的教学方案、印制了第一本学生毕业设计集……

如今,曾经的教研室已经发展成为拥有三个本科专业、两个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权点和一个二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的西藏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在一批批同仁的不断努力下,西藏大学计算机专业从无到有,逐步发展壮大,初步形成了本、硕、博三个层次的较为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为西藏的发展培养和输送了一大批多层次的信息技术专业人才。

在学术上,尼玛扎西有着近乎苛刻的严谨和认真。他的学生洛桑嘎登深有体会:“如果一个材料的填报要求是500字以内,那么教授会要求我们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多。”每次交上来的论文,尼玛扎西都会反复查看、认真校对,在他看来,没有对细节的极致追求,就不会成功。

尼玛扎西教给学生的不仅仅是计算机专业知识,还有他的家国情怀。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担当,历史的接力棒将交到你们手中,希望你们勇敢担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任,以实际行动为民族复兴和国家富强贡献青春力量。”这是尼玛扎西2019年受邀参加70周年国庆观礼后返回学校与学生们分享感受时说的一段话。

身教甚于言传。尼玛扎西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影响着、指引着他的学生们。

细致呵护每一位团队成员,“能帮就要帮一点”

仁青东主是尼玛扎西的第三位博士研究生,如今他也成了尼玛扎西科研团队的重要一员,主研方向是藏文古籍文字识别。硕士研究生期间,主修藏语信息处理工程的仁青东主时常从各种学术会议上看到尼玛扎西带领团队作出的研究成果,这些前沿技术让仁青东主心生敬意。

报考博士研究生时,仁青东主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西藏大学。刚刚进入西藏大学的仁青东主踌躇满志,一心想给尼玛扎西留下好印象,就整天泡在实验室里。当时,拉萨的紫外线格外强烈,加上课业繁忙无暇外出,仁青东主的一件防晒衣穿了又穿。一天,尼玛扎西悄悄地把他叫进了办公室:“生活上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家里一个月给你寄多少钱?需不需要我给你增加一点补助?”原来,尼玛扎西误以为仁青东主家庭贫困,想要帮助他。

团队成员王超是山东人,爱吃面食。刚到拉萨时,为了让他们尽快融入高原生活,尼玛扎西常常和他们一起吃饭。有一次,尼玛扎西起身出去,不一会儿端着一盘馒头进来,放在了王超面前:“我看你吃不惯米饭,来,吃点馒头。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尽管身在异乡,但我一点也不孤单。”回忆起这盘馒头,王超依然十分感动。

但对自己,尼玛扎西却十分“吝啬”。

道吉扎西的手机里,有一个特别的备忘录,那里偷偷保存着很多与尼玛扎西有关的照片。相册里有一张特殊的照片,那是道吉扎西在尼玛扎西的办公桌上偷拍的——一个掉漆到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暖水壶。道吉扎西说,这个有年头的水壶可是教授的“宝贝”。他曾经问过尼玛扎西:“这水壶都这样了怎么不换个新的?”尼玛扎西答:“外观不重要,只要它还能保温,就可以继续使用。”

听团队成员们说起这些事,尼玛扎西有些恍然:“是吗?我都不记得了。但我是带头人,能帮就要帮一点。”

爱工作也爱生活,“不能让家人为我的工作买单”

尽管工作繁重,尼玛扎西给予家人的陪伴一点也不少。当选院士后,尼玛扎西参与的唯一的“庆祝”活动就是跟家人一起吃了顿饭。

尼玛扎西的爱人央珍是他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进入西藏大学工作,随后迈入婚姻的殿堂。结婚30余年,他们在生活中是亲密的伴侣,在工作中是默契的搭档,更是相互支持的战友。

为了更好地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刚参加工作不久央珍就被委以重任,从未当过干部的她打起了退堂鼓。“你一定能做好,不会咱就学。”尼玛扎西的鼓励让央珍信心倍增。

得知尼玛扎西当选院士,央珍高兴之余,是满满的心疼。她清晰地记得,尼玛扎西经常在实验室里一待就是一整天,直到门卫以为楼里没人了锁门走了。“那时候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话,被锁在实验室的尼玛扎西只能坐在门口眼巴巴地等我去找他。”央珍说,有一次,她打开门后发现,疲惫的尼玛扎西坐在门边睡着了,她又气又心疼。

“工作是我的爱好和兴趣,我不能让家人为我的工作买单。”尼玛扎西说。只要有空,他就会全心全意陪伴家人。在儿子扎西加措眼中,尼玛扎西是100分的好爸爸:“他从不会因为我小而敷衍我,他会认真地对待我每一个问题。”扎西加措儿时的偶像是功夫明星成龙,他时常向父亲提起这位偶像。于是,尼玛扎西和儿子一起到处在杂志、报纸上寻找成龙的电子邮箱地址,鼓励儿子将成龙的画像临摹下来,扫描后发送到这个地址。尽管没有收到回复,但这段经历还是让扎西加措记忆犹新。

直到现在,已经参加工作多年的扎西加措遇到问题时还是愿意去找父亲聊聊。在父亲的影响下,扎西加措也选择了自己最感兴趣的专业——项目管理,在自己喜欢的“赛道”上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精彩。

对于尼玛扎西来说,当选院士更像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对未来的征程,尼玛扎西也有自己的期许:“我将心存感恩、踔厉奋发,带领团队不断夯实现有的研究基础,积极开拓新的研究领域,支撑国家强边富民科技行动,助推青藏高原生态保护,赋能边疆民族地区数字经济发展。”(记者 汤铭明 索朗群培 康洁白姆 次仁平措 晋巴次成 洛桑平措 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 郭爽 )